云龙山虔诚运动——磕长头

时间:2014-06-05浏览:285设置

        每天下午56点钟,在云龙山的上山坡都会出现这样一个群体,他们的上山方式有些特别,三步一跪:举手、合掌、下跪、贴地。。。。。。他们头戴绑带,身套黑围布,手戴麻手套,膝绑俩护膝,在外人看来他们特殊而神秘,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一种锻炼方式罢了。近日,记者走进这一群体,为大家展现真实的他们。

“磕长头”群体,藏族修行的推广者

        皮肤黝黑、大眼尖脸,长得有些异域风情,这是记者见到卓玛的第一印象。卓玛是大礼拜群体的主要组织者,她告诉记者:“我1999年去的西藏,在那待了6个年头学习藏医。在那里,我一直在观察当地老者长寿的原因。大礼拜在藏族是很流行的,我就想能不能回徐州后继续坚持把这个修行方法推广为平民健身的一种方式。”(大礼拜原为西藏佛教的特殊礼拜方式,又称磕长头。四加行中之大礼拜,即是将这种特殊礼拜方式融入仪轨中的一种修行方法。)2012年开始,卓玛每天下班后都在云龙山上进行这项虔诚的运动,这个队伍从最初的两个人已经发展成如今的十几人了。卓玛说:“加入者大多是在云龙山上遇见他们的路人,他们了解到这项运动的益处后也纷纷坚持了下来。标准的“大礼拜”有着严格的要求:上举时念‘嗡’,手至额合掌念‘南无曼祖洗尔也’,合掌由额降到喉念‘南无苏洗尔也’,再降到心时念‘南无乌打嘛洗尔也’。。。。。。卓玛认为在藏族大礼拜是修行,而在徐州它更是一种运动方式,她说:“我们这个群体也有没有信仰的人,这些不重要,能坚持下来的人更多的是真的体验到了它对身心的益处。”

        不过,相比于每天云龙山上的人流量,“磕长头”群体的扩张速度其实并不迅速。住在云龙山附近的王桂芳一直知道云龙山的“磕长头”群体,但她从没想过要加入他们,她说:“虽然组织人说与信仰无关,但这个活动肯定是要有一定的精神追求才能参加的,不然无疑是一种亵渎。”青年是“磕长头”群体较缺少的年龄层,在云龙山附近的师大就读的刘宇晨说:“我们没听说过这项活动,同学间还没有人参与。”谈到是否打算加入时,她说:“这项活动不适合年轻人吧,总觉得有些宗教色彩,我尊重他们但目前不打算尝试。”

“磕长头”群体,健康生活的实践者

        每天下午,大礼拜群体的出现成为云龙山跑道上亮丽的风景线。30多岁的公司职员陈子敏也是这个群体的一员,她5岁的女儿也加入了礼拜队伍。陈子敏说:“女儿对我们的活动很感兴趣,这对身体好又能帮人静心,所以就也带她加入了。”她说:“我以前上瑜伽课,接触了‘磕长头’后,我发现瑜伽的许多动作它都包含了,还有净化心灵的作用,就每天来山上做‘磕长头’,既经济又健康。”

        此外,他们也会组织一些其他活动,如聚在某个同伴家里打坐或者在网上交流些健康理念等,他们彼此互称为“有缘人”。然而,群体间人们并不多过问私事,有的甚至不知道姓氏,这也保证了每个人的独立性。他们每天的运动量也是量力而行的,按照每天的状态,有的人将半山腰的寺作为终点,有的视山顶为目的地。40岁的王先生是“磕长头群体为数不多的男士,在朋友的推荐下他选择了这一特殊的运动方式。他说:“每次爬到山顶时都大汗淋漓,伴着山上的微风俯瞰城市,觉得心胸都开阔了,工作上的压力也得到了舒缓。”记者注意到,王先生的跪拜过程中,口里念念有词,他说:“我也想通过我这一虔诚的运动,给全家人带来健康幸福,所以都会说上几句心愿。灵不灵不重要,找个心灵寄托吧!”

        相比于在健身房或跟着网络健身教程在家里进行锻炼,卓玛说:“在户外锻炼和在室内是完全不一样的,户外有新鲜的空气,养眼的植物,更重要的是你可能结交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百利无一害啊!”走出去,外面是广阔的天地,虔诚的“磕长头”队伍是健康生活的标兵。

“磕长头”群体,绿色出行的倡导者

        云龙山海拔142米,正常步行上山只需30分钟,而他们用“磕长头”的方式上山需要1个多小时。卓玛说:“现在人生活节奏太快了,许多加入我们的上班族坚持这项活动后,都会觉得身心放松它教会你如何享受慢生活。”由于“磕长头”需要在平地上进行,云龙山的盘山道成了他们首选。据记者记录,10分钟时间里盘山道上有5辆车来往,卓玛说:“盘山道上经常有车上下,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选择步行,好好感受一下大自然呢?”她说:“我们群体也希望通过“磕长头”,呼吁大家回归自然,走出户外,好好享受自然风光。”徐州作为工业中心,近年来,雾霾问题也着实严重。磕长头群体也希望用他们五体投地锻炼方式,在天然氧吧云龙山上,身体力行地告诉人们:回归自然。王先生说:“以前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硬是靠双腿走下来的呀?现在呢,人们吃的好了,身体素质反而变差了。”带着女儿一同锻炼的王桂芳也是秉着这一初衷,支持女儿从小参加这项锻炼,她说:“我的女儿一直好动,上课也不太静心,做这种舒缓慢节奏的‘磕长头也让她性子改了很多,听话多了。”

        “算一算,你有多久没去户外锻炼了?”这是卓玛最爱问的一个问题。“磕长头”群体中的上班族们,去上班也大多选用公共交通工具。陈子敏说:“开车不节能又容易堵车,除非遇到急事,我们才会用私家车。”

        三步一跪、俯身贴地,不少人对这一运动望而却步。也许磕长头群体的特殊锻炼方式不能为广众接受,但他们的虔诚、传播的健康生活、绿色出行理念,值得每个人赞扬、尊重。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