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化人物 站不住脚的宣传

时间:2014-05-02浏览:71设置

       在国情的“特殊性”下,国家的新闻界也比较“特殊”。高校里的新闻学子受的是西方新闻理论的熏陶,走上工作岗位上才愤懑学无所用,发现自己要学习的还很多。业务学习最主要的内容之一就是如何融入真实的媒体职业生活,学习接纳它的特殊性。而这其中,不得不面对的就是学习写人物通讯。

        所谓人物通讯,就是从一个优秀分子的行为中挖掘其情感内涵,一般以其高尚的情怀与伟大的品行塑造典型形象,用于宣传。务求生动、丰满、详实、感人肺腑。但在塑造典型人物的过程中,却出现了“神化人物”的怪异手法,违背了新闻“客观、真实、全面”的基本原则。

        对于过度夸张的宣传报道,可以打这样一个比方:本来新闻报道是要做一锅实实在在的米饭,可是喉舌宣传要求新闻工作者把它做成了粥。即使如此还嫌不过瘾,夸张再夸张、拔高再拔高,硬生生地将好好一锅米饭做成了“汤”。对于神化人物的不合理性,笔者将从四个方面论证。

        其一,神化后的人物有悖人性。就人物通讯本身的出发点而言,意在树立典型、弘扬其身上值得推广、学习的精神内核。出发点是正确且有益的,但在实际造作中,大多数的新闻工作者都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将自己笔下的人物凸显出来?全国有上百万的记者在挖掘先进人物典型,自己塑造的人物如何才能更胜一筹?版面与播出时段是有限制的,只有那些高尚而伟大的人物才值得被传播给大众。于是不断拔高笔下的人物成了众多新闻记者的选择,先进人物由“人”到“神”的转变也因此而成。在许多人物报道中,“抱病工作,终因体力透支与缺乏休息而倒下”的故事。试问,这样的做法是否悖于人性、是否过于偏激、是否值得弘扬?也有“抛家舍业、不顾妻儿老人”的叙述,不说惊天动地,却也是人间少见、令人瞠目结舌。在记者眼里,这要大力弘扬,但是对于受众来说,这是难以接受与理解的。如此夸张手法不仅显得虚假,更让人对这些新闻记者的专业素养产生怀疑。

        其二,神化人物本身是一种狭隘的宣传。报道典型人物的目的在于影响大众,号召他人学习。但在自由民主的社会里,意识形态本该是多元化的。存在主流的思想价值,但也应该允许其他价值观念的存在,社会对它们应该抱持包容的态度。人物通讯所宣扬的人物通常符合主流意识形态,通过宣讲他们以图达到影响大众头脑行为的目的,实质上就是要求大众迎合主流价值观念。新闻记者是时代的前瞻者,不能炒旧时代的冷饭,既然国家已经决意向民主法制的方向上迈出步伐,那么新闻界也应该放弃这种老旧的宣传手段,而不能拖时代的尾巴。

        其三,神化人物脱离实际,宣传效果微乎其微。就目的来讲,人物通讯的首要目的在于影响大众,激发他们向典型人物学习。这就要求人物通讯符合一条铁则:合乎情理。而神化人物则背离了这条原则,诸如“抛家舍业、不顾妻儿”的事例本不符合人情,也有悖于人们的常识认知。如此夸张反而会引起人们的怀疑与抵触,因而达不到宣传效果,更与记者本身的愿望相背离。

        其四,神化人物对报道对象本身也是一种伤害。一些人物因为被刻意拔高,在公众心目中有高达的形象,弱势群体纷纷向其求助,导致其无法承受。这种只顾采访任务、不顾对采访对象的人文保护与关怀的做法,必须极力避免。

        新闻界给大众的印象不应该是刻板的宣传,而应是通过生动形象的故事传达道理,从而达到潜移默化影响之目的。就如著名报人张季鸾所言:“板起面孔说教的报纸是严师,循循善诱、使人向善的报纸是益友,严师一位足矣,而益友则多多益善。”

返回原图
/